朱健國
  官員自殺的話題又多了起來。“有多年抑鬱症病史的濰坊副市長陳白峰自縊身亡”,有報道說,“ 2013年被公開報道的官員自殺有48人,比2012年翻了一番還多”,“近十年被各級官方認定為自殺的官員達112人”。
  這一討論中,快意恩仇的仇官者是少數,多數人“老吾老及人之老”,懇望拯救各級抑鬱“病龍”,迅速降低官員自殺率。《人民論壇》雜誌曾對全國100多名官員的心理健康進行過調查,發現有80%以上的官員特別是基層官員普遍存在較大的心理壓力。而能抑鬱者,多是良心尚存的官員,真正的貪官是不會因抑鬱自殺的,即使一些看似道德敗壞的官員,其實也只是一種壯志難酬後的抑鬱型慢性自殺。
  央視10頻道6月8日特別介紹了著名“病龍” 咸豐皇帝。作為清軍入關第七帝,20歲的奕詝心高氣傲,1850年登基,即以“咸豐”為年號,寓意天下人從此皆可豐收了——激勵全民大做復興“康乾盛世”的“咸豐夢”。其廣開言路,從善如流,以“宜防三漸”(防土木之漸、防宴安之漸、防雍蔽之漸)為座右銘,朝廷上下一時間出現停建樓堂、禁止宴請、不毀鄉校的清新“三風”。豈料三年後,奕詝就因太平天國起義和英法俄列強侵略而內外交困。應對失據的奕詝遂陷入深深抑鬱,將“宜防三漸”換成了“且樂道人”,帶頭吃鴉片、泡女人、玩京劇,進行慢性自殺。1861年7月崩於承德煙波致爽殿時,百姓嘆息:一個熱血男兒竟然抑鬱出了“道咸衰世”!
  有專家感嘆,若當時咸豐帝敢於公佈自己的抑鬱症,皇族們放棄“帶病堅持工作是美德”的舊觀念,還是有辦法輓救大清的。其時奕詝有一個聰明勇敢的六弟,號稱“鬼子六”,特別善於與列強周旋,長袖善舞,倘是讓咸豐帝養病,由“鬼子六” 監國,國勢大可轉危為安。
  以史為鏡。今日我們當明白,除非有極特殊的情況,讓官員帶病堅持工作,既是不人道的愚昧,更是對人民對國家的瀆職。須知,健全的精神只能存在於健康的身體,一個病人無論如何努力,也不可能比健康人更有利於工作。在今天的現代化科技條件下,我們完全可以及時發現官員們的抑鬱症及其他病情,完全可以實現不讓官員邊抑鬱邊工作。
  自然,這就需要更新一個傳統觀念:將“官員的健康狀況都應該保密”改變為“官員的健康狀況應該酌情讓主人知道”。理由很簡單,既然官員是公僕,人民是主人,豈有僕人健康信息不讓主人知道的道理?如說國家領導人的健康信息如何公佈有待周密研究,至少地方領導幹部的健康狀態可以在同級“兩會”上公開。否則,如何進行有效的民主選舉?如何防止剛當選就病逝的浪費?
  為了搶救千百萬帶病工作或抑鬱症官員的生命,各級官員的健康狀況透明度必須大提高。
  (作者為自由撰稿人)  (原標題:抑鬱“病龍”須關愛)
創作者介紹

ltvpkkduzvn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